返回首页>>

新闻中心

鄂西机电养护人

作者:admin  来源:本站  发表时间:2017-08-07 16:28  点击:
  攀高爬低挥汗如雨的机电养护人,你造吗?
 
  穿行在桥隧比邻的山区高速公路时,隧道内明亮的灯光,洞内洞外清晰明确的各种提示,为过往司乘的驾驶体验增加了多少安全和愉悦?可是,有人想到过那些点亮灯光的幕后,有着怎样的一群人。
 
  通行在鄂西山区的一条条高速公路,你所感受的所有“安、畅、舒、美”,都离不开那样一群人,离不开他们辛苦的守候和辛勤的工作。
 
  他们是高速公路上的机电养护人。今天是2017年入伏的第三天,让我们走近这群高速公路上的养护工,体会他们工作生活中的酸甜苦辣。
 
  他们是高速公路离不开的一群人
 
  机电设备的安全稳定运行,每一分每一秒都离不开高压供配电维护工人台前幕后的工作。
 
  外线负责人吴红威:我们的工作,是为了让高速公路时时刻刻不间断供电。
 
  外线巡检员陈安然:我的爬塔速度很快。
 
  项目负责人陈启磊:不是让你快,最重要的是稳!
 
  吴红威的老家在湖北宣恩,33岁的他,从事高空高压作业已有4年。陈安然年长他5岁,从业6年,在进入供配电维护行业之前,他从事爆破工作9年。带他们入行的是经理陈启磊。
 
  陈启磊和宜巴高速高压供配电项目部的主要技术工人,几乎都来自湖北恩施州宣恩县一个被叫做“光棍村”的小村子。成年之前,在贫困山村生活的经历让他们懂得生活的艰难,他们相信生活没有不劳而获。比起其他外出打工的人,陈启磊和他的老乡们更愿意吃苦,也更能够吃苦。
 
  危险如影随形,容不得半点马虎随意
 
  如果有两种选择,一种是安逸清闲自在但是收入少的工作,一种是危险辛苦劳累但是收入高的工作,你会如何抉择?吴红威和陈安然,他俩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后者。
 
  他俩在进入高压供配电维护工作岗位之前,常年从事着时刻与危险相伴的工作。在宜巴高速,他们常年翻山越岭,终日穿梭在密林野外,时不时还得在高压铁塔上攀高爬低。而这份工作,为他们两人每月带来6000多元的收入。不算多,但是他们从不抱怨。
 
  进入宜巴高速公路,他俩日常主要负责宜巴高速学堂坪变电站、南家垭变电站、卧佛山变电站的抢修工作。自2017年汛期以来,他俩和另外两个同事负责宜巴高速35kV输电线路的雨后特殊巡检、铁塔绝缘子巡查、高空电缆头制作。他们组成的班子非常固定,彼此之间无需言语也能配合默契。
 
  项目部安排他们和另外两位同事进行35kV宜巴线施工T接线路拆除作业。
 
  惊险刺激的一天来了
 
  5:30,吴红威、陈安然和项目部的伙伴儿们起床了。
 
  6:00,吃完早饭。早饭是他们一天之中最重要的一顿。检查并整理好工具,6:10,吴红威、陈安然和另外三个人驱车从黄花项目部出发。
 
  沿着乡镇道路,一路曲折前行,7:55,一行人到达宜昌市夷陵区黄花镇丁家坡村,前方已无行车道。5人弃车步行,各自背负30公斤的工具、装备,沿着平日几乎无人行走的崎岖山路,向着山顶的高压铁塔行进。
 
  9:30,经过95分钟的跋涉,一行人到达35千伏宜巴线36号塔。35千伏宜巴线是宜巴高速的一条重要输电线路,全程50.5公里,共有铁塔79级,此线路主要为七里峡、樊家泉、易家坝、猴儿窝隧道的设备供电。前一日,宜巴监控分中心已联系好夷陵区供电公司调度台。此时,线路的正常供电已由热备用切换成检修状态。
 
  马不停歇的到达山顶铁塔,此时气温高达35度,一行人已全身湿透。卸下工具和装备,吴红威和陈安然穿戴好安全保护套装,为登塔做准备。其他人为他们做最后一次细致的检查,确保安全带已全部系紧,工具已全部备齐。
 
  艳阳高照,静风,是最适宜登塔的时机。负责安全检查的同事已进行最后一次确认。一个点头示意,可以开始登塔了。
 
  10:00,吴红威和陈安然穿戴着近10公斤的防护,各自背负约13公斤的工具和设备,同时沿着铁塔的两侧一级一级往上爬。很长的时间了,两人搭成的这个班子配合紧密,已经记不清是第几次进行类似作业了。
 
  9分钟后,吴红威率先到达塔顶。他把安全绳牢牢的固定在铁塔上,终于可以稍微喘口气。一只手碰到已调整为检测状态的高压电线,仍能感觉到有麻麻的带电感,此时仍有结余的电量。
 
  陈安然也很快上来了。两人确认好安全保护,就同时开始往高压线、铁塔端上挂接地线,两人配合默契,不到5分钟,铁塔不同侧面的三相接地线已连接妥当。前期准备工作基本就绪。
 
  赌上性命的一次“冒险”
 
  今天最刺激的作业,马上就要开始。陈安然从背包里取出平板滑车,安放在高压线上。安装完毕后,他反复检查每一个搭扣。吴红威也进行了一次复查,随后取下铁塔上的安全保护,将保护绳安装到高压电线上,然后他慢慢“坐”到滑车上。
 
  此次T接线路解除工作中,吴红威将负责坐着滑车行进到距离铁塔70米的架空线路上,手工解除原施工期间的一处T接点。
 
  他徒手一下一下的从铁塔端向悬在半空中的架空线路前进。陈安然在身后沉声叮嘱:“慢一点!”悬空的电线距离地面的高度超过了50米。再加上电线常年暴露户外,谁也不能确保此次作业百分百的安全,稍有不慎……陈安然不敢想象。
 
  吴红威按照日常的节奏,双手匀速用力,缓慢的朝前滑行。阳光刺眼,此时半空中几乎没有风,紧张再加上高温,汗滴几乎模糊了双眼。8分钟,他才往前前进了20米,完全湿透的他悬在半空中,稍微休息了2分钟。继续向前。
 
  让人窒息的凝望和等待,铁塔上的陈安然和铁塔下的安全员,眼睛一刻不停的盯着自己的兄弟,他在架空线路上的每一下前进,都让他们紧张不已。整整30分钟,终于到达拟解除的T接点。
 
  吴红威用胳膊把自己的身体固定在滑车与线路上,两只手操作液压钳,准备切除T接线路。此时,突然来了一阵微风,他抓紧工具,150mm粗的电线,耗时9分钟,终于切断。一组班员已经到达T接线缆的地面接收点,收取线缆。
 
  处理完毕,收拾好工具,吴红威沿着原路返回铁塔。回去的方向是下坡,需完全控制好速度,否则稍有不慎将可能直接冲向铁塔。手臂比上坡时更为费力,吴红威不敢放松,一步一步的往下前进,此时的他已经感觉到肌肉紧绷,汗流不止。
 
  最后的5米……陈安然已经向他伸出手臂。最后的3米,2米,1米,陈安然已经抓住他的胳膊,终于,平安到达铁塔顶端。地下的安全员也吐出一口气。此时已是正午时分。
 
  两人在铁塔上休息了几分钟,喝点水,清点好工具。取下先前挂好的三相接地线、安全保护绳。随后,徒手从塔顶攀爬而下。落地时,时间已指向12:26。另一组班员已经收好切下的线缆返回铁塔处。5人汇合后,沿着原路返回到公路,时间14:01。
 
  傍晚时分是一天中最安逸的时光
 
  一路颠簸,回到项目部,时间已到16点。大家收拾好工具放回仓库。所有组员到办公室集中,向经理陈启磊汇报今天工作的情况,总结在作业过程中遇到的问题,每个人都提出自己的想法,整理形成了今天的工作日志。
 
  17:00,晚餐时间。
 
  吴红威、陈安然和他的组员们经历了如此紧张刺激的一天,从6点的早餐到17:00的晚餐,5个人除了喝水,只各自吃了一点干粮。晚餐时间,是一天当中,最闲暇惬意的时间。终于放松了下来,大家围坐在一起,说说笑笑,边吃边聊。
 
  傍晚,暮色渐沉。大家看看电视,玩玩游戏,和家人打打电话。一天的时间,就这样过去了。一天又一天,这样的日子一天天重复。
 
  从今年春节之后,吴红威回家2次,距离上一次回家已有62天。进入汛期,项目部的工人们几乎都没有休假。
 
  正如陈安然所说:"项目部离不开我们、项目部就是我们的家。"
 
  这是一群我们很陌生,却对高速公路的安全运营十分重要的一群人。他们是高速公路离不开的人。
 
  希望以后,有更多的机会,更多的时间,让我们走进,并且了解这群人。
上一篇:长沙地铁3号线开始安装机电设备
下一篇:没有了
新2 hg0088.com 赌博网 赌博网站 香港六合彩开奖 六合彩开奖 博彩网 澳门百家乐